Email邮箱   |   快速链接   |   网站地图   |   English website
网站首页部门简介工作动态通知公告党务工作老年服务学习园地
首页
>> 党务工作 >> 支部建设
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怀念我的恩师吕朋菊教授
发布日期:2020-10-15浏览次数:字号:[ ]

                                                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怀念我的恩师吕朋菊教授

                                                                                                        卜昌森

去年七月的一天晚上,大学同窗好友、在山科大工作的张学山教授电话里告诉我:我们敬爱的大学老师——山东科技大学的老教授吕朋菊先生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们整整一年了。
  这是一个迟到的消息。我和我的同学都是在他去世几个月以后才陆续获知。因为老先生生前留下遗嘱,遗体捐献医疗机构,不发讣告,不举行告别仪式,丧事从简,最后一个月的退休金作为党费上交党组织。
  闻此噩耗,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吕老师的音容笑貌宛在眼前,历历往事涌上心头。
  他敬业如一。对待工作几十年如一日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不论是对待教学还是科研,从不马虎,从不迟到早退。他上课认真,从不敷衍。哪怕是最简单的课程,他也一样对待,每节课都把讲义准备得非常充分。他搞科研特别专注,废寝忘食是家常便饭,实验室里的灯光经常亮到深夜。1985年我们毕业实习,他带我们几个学生考察肥城北部山区地质构造,徒步从泰安经道朗、鱼池、潮泉一直到肥城石横,跟我们年轻学生一样翻山越岭,不辞辛劳,让我们感动、心疼、敬佩。退休后,他热衷公益,发挥自己地质专业的优势,为泰山申遗做了大量基础工作,积极奔走努力,无私奉献。
  他朴实无华。在我的印象里似乎没见过他穿过一件新衣服,无论春夏秋冬,都穿着那身跟农村老大爷差不多的外衣。有一次下了晚自习,邻班的同学们还在实验室里做实验,他看到实验室的灯光仍然亮着,就悄悄地从教室后门进来,被一个做实验的学生看到,学生吃惊而又热情地问他:“大爷,您来找您的孩子?他在哪个班啊?!”结果被熟悉他的学生认出,此事在同学们中间传为笑谈。还有那次,他带学生实习,傍晚入住宾馆,他让同学们在外边等着,自己进去,问服务员有没有房间。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告诉他没房了。结果,他出来告诉同学们后,一个同学自告奋勇,说“我去试试”。同学进去后,跟服务员说,我们是山东矿业学院的学生,一位老教授带我们去实习,问服务员有没有房间。结果服务员连声说有。待老教授进来后,同学们哈哈大笑,服务员被羞红了脸,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他爱生如子。大学期间,我们很多同学都得到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他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默默地关心着他的每一个学生,倾其所有帮助需要帮助的学生。尤其是对我们来自农村的孩子,他常常关爱有加。他还特别“护犊子”,不容别人欺负他的学生,不管是哪个学生被人欺辱,他都会像家长一样挺身而出,找人理论。
  他亦师亦友。学业上,他是严师,对工作一丝不苟,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一是一,二是二,从不马虎。生活中他是益友,学生们对他无话不拉,学习上、生活中有什么困惑,愿意向他求助,他也总是有求必应,俨然成了同学们的“铁哥们”。最让我感念终生的是,他还是我的“月下老人”。大学毕业时,他写了一封信让我捎给去报到单位的一个阿姨。后来我才知道,那位阿姨是师母的好友,那封信是为我牵线搭桥的,吕老师在信中郑重其事地把我介绍给了师母好友的女儿。那时我真傻得可以,信根本没封,我竟没有打开看看,直接傻乎乎地把信交给了师母的好友———我后来的丈母娘,被丈母娘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一番。当然,谢天谢地,吕老师办了一件大好事,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终生伴侣。
  大学毕业后几十年来,我和我的很多同学一直保持着与吕老师的密切联系。哪个同学工作进步了、生活中有了喜事了,我们都会向他报告一声,他听了之后那种发自心底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当然,偶尔也会有同学搞个恶作剧,开其他同学的玩笑,告诉他某某某同学有点“花心”,跟妻子闹别扭,他听了之后非常生气,立马拿起电话厉声质问“当事人”,害的“当事人”百口难辩,只好向老师发誓,保证以后好好地对待妻子。
  2017年8月的一天,老先生八十三岁大寿,我张罗了几个同学一起赶到泰安,为老人家过了个生日。那一天,他开心极了,一直反复地说,这个生日,不知道要让他高兴几个月。老人家的那一种满足和慈祥,就像冬日的暖阳,也让我们心里感到暖融融的。
  先生的品格如高山仰止,如景行行止。他一生为师治学的作风正如山东科技大学如山似海的精神文化一样,滋养着他的弟子们。2016年母校65周年校庆约稿,我写了一篇文章《科大如山 精神似海》,阐述了我对“科大精神”的理解,文中打了三个比方:
  我们的母校就像一棵树。从昔日幼小的树苗,在历届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辛勤培育下,历经风雨,长成了今天枝繁叶茂的大树。“文化”就是滋养这棵大树的阳光雨露,而“精神”则是这棵大树汲取滋养的根系血脉。
  我们的母校还像一座山。既有巍巍泰山之雄姿,更有重于泰山之担当,还有“一览众山小”之视野。正所谓“山不厌高”,山不拒细壤,方能就其高。我们的母校,从矿山之一隅,拔地而起,步步登高,体现的就是这种像泰山一样的担当和“会当凌绝顶”的气魄与视野。
  我们的母校更像一个海。海纳百川,不择细流,故能成其大。我们的母校,历经多次搬迁分合,一路风雨一路歌。在这融合发展的过程中,考验了历代科大人的胸怀和品格。因为开放,我们的事业越做越大;因为包容,我们的办学兼收并蓄;因为忠诚,我们转战东西南北,“搬不垮、拆不散、合不乱”;因为博爱,我们海不扬波、团结一心。
  缘何我们的母校有如此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最最重要的是有像吕朋菊先生这样一批又一批、一辈又一辈德艺双馨的老师们的耕耘与传承!正如做了24年哈佛大学校长的雅培劳伦斯讲的那样:“哈佛大学之所以备受尊重,不在于哈佛大学有多少座高楼,而在于哈佛大学有一代又一代备受人尊重的大师”。又如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所言“大学者,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像吕朋菊这样敬业爱生的老师,永远是办好一所大学第一位的支撑!
  如今,我的恩师吕朋菊先生离开我们转眼已经两年多了。回想起恩师的历历往事,我的心里就像阴雨连绵的晚秋、寒风中飘落的雨滴打落在池塘里的残荷败叶上一样。“丝丝心欲碎,应是悲秋泪”!敬爱的老师,我再也不能相邀同学一起来看您,再也不能像当年那样聆听您教诲,再也不能把同学们的趣闻糗事分享给您……忽然觉得,敬爱的恩师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样,“父母在,尚有来处;父母不在,只剩归途”这句话真是太有哲理了。吕老师,就是把我们同学维系在一起的风筝的那根红线,他在的时候我们千忙万忙总有聚集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走了,我们再难举起他的旗帜,把各奔东西的同学呼唤在一起。
  “云中君不见,竟夕自悲秋”。如今,山不转水转,我大学毕业35年来,历经煤炭企业、煤炭主管部门、煤监机构等不同岗位的工作,今年初组织上又把我调到了大学任职。我的恩师———吕朋菊先生的言传身教、我的母校山东科技大学的精神文化,都成为激励我为党和国家的高等教育事业继续砥砺前行的精神力量!
  祝愿我的恩师含笑九泉,祝愿我的母校繁荣昌盛!
 

 作者:卜昌森,男,山东诸城人,1963年4月生,中共党员,工学博士,博士生导师。1985年7月毕业于山东矿业学院地质系煤田地质专业,现任华北科技学院(中国煤矿安全技术培训中心)党委书记。兼任中煤协会、中国安全生产协会副会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三届山西省人大代表,山东省第十次党代会代表。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拔尖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读卜昌森同志怀念恩师吕朋菊教授文章志感


 王廷弼


卜君一席话,

感人竟至深。

言辞如泣诉,

深情动人心。

恩师吕朋菊,

科大名师尊。

数年如一日,

植桃播李心。

朴实无奢华,

酷似老农民。

爱生如爱子,

“护犊”远近闻。

亦师又亦友,

促膝可谈心。

两地扯红线,

月老有大恩。

鹤龄松寿秩,

等闲化外身。

鹏翼高振羽,

鳌头望杰伦。

教学情切切,

科研意真真。

恩师驾鹤去,

弟子泪沾襟。

丝丝心欲碎,

泪目望秋云。

云中君不见,

音容留印痕。

高山可仰止,

景行道亦循。

吕师身虽殁,

道德文章存。

科大精神在,

山海树可钦。

名师出高徒,

高徒有昌森。

业绩多出色,

名声四海闻。

告慰吕老师,

不负领路恩。

文章天下在,

师徒两代人。

都有精卫胆,

都具漱玉心。

恩师护佑我,

华科再建勋。

2020.10.1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华北科技学院离退休办公室
版权所有:离退休党总支